2017年7月1日星期六

銅祭壇、洗濯盆對比兩個毛衣人


曼德拉效應將越演越烈、擾亂內心記憶,連珍而重之的情誼,亦如輕煙瞬間幻化。其實正正為了世界終局的三年半鋪陳,這是你意想不到的三年半。


聖殿預示人類歷史的縮影
聖殿的設計, 其實是預言整個人類歷史的縮影,甚至是神創造整個宇宙和人類的目的。 以整個人類歷史進程為鑄模,鑄造出能夠與神匹配的新婦, 從外院成長至能夠進入至聖所的大祭司。

當新婦塑造完成,神就會收納祂的聖所, 而外院及天地,則會像舊衣服般被棄掉, 所以,世界接近毀滅的最後三年半,神會交給撒但, 過後才帶著千萬聖者回來,除滅一切不義。

然而,大災難中,神亦會留下僅餘的恩典, 留下外院及兩位毛衣人,讓未信主的外邦人,甚至以色列人, 可以爭取最後機會成為賓客。 這正是啟示錄11章描繪的景象,講及新婦的塑造經已完成, 由基督徒組成的教會,在神眼中已經妝飾整齊,真正的聖殿經已完成, 神可以收貨,收納教會這一個真正的聖殿, 即是用整個人類歷史成為鑄模所製造的成品。

啟示錄 11:1-3
1
有一根葦子賜給我,當作量度的杖;且有話說:「起來!將神的殿和祭壇,並在殿中禮拜的 人都量一量。
2
只是殿外的院子要留下不用量,因為這是給了外邦人的;他們要踐踏聖城四十二個月。
3
我要使我那兩個見證人,穿著毛衣,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天。


啟示錄11章是神收貨的時間, 但收貨的一刻,神只會收回祂的聖殿, 預表被提的時間,新婦、童女及有穿禮服的賓客將會被提, 留下外邦人及不合格的賓客,即是將外院留下來。 

延伸閱讀:


外院的銅祭壇與洗濯盆預表末後的得救機會
聖殿的設計讓我們知道,外院留下的兩件家具, 分別是銅祭壇代表的因信稱義, 以及洗濯盆代表的浸禮, 皆代表信仰的根基和初階。

舊約已經有因信稱義的特質, 就是亞伯拉罕成為以色列人的信心之父, 以及,摩西時代頒佈的律法和節期,讓以色列人藉著獻祭經歷銅祭壇, 每年獻上真正的羊,預表將要來的主耶穌會成為他們的無罪羔羊。 主耶穌亦確實於逾越節釘上十字架,成為無罪羔羊、應驗舊約節期, 所以,銅祭壇是舊約時代,以色列人經歷的信仰最初階。

到了新約時代,主耶穌降生, 讓我們知道有肉身上的浸禮,即施洗約翰為主耶穌施洗, 及屬靈上的浸禮,即應驗五旬節聖靈臨到馬可樓上的聖徒。

所以,外院的洗濯盆,是代表新約裡重生得救的信仰初階, 人們只是受水浸,並非五旬職事的靈浸。 當聖殿被提後,餘下的三年半大災難裡, 已不會再有新婦及童女,他們已經進到羔羊婚筵。 即使留下來的人歷盡百般苦難,經歷啟示錄所提及敵基督踐踏聖城42個月, 但這群初信,最多亦只能經歷外院的銅祭壇和洗濯盆, 這已經是他們信仰的總和。

換句話說,他們只能停留於信仰的起步, 就是銅祭壇的因信稱義及洗濯盆重生得救的水浸。 即使他們希望努力成長,也無法進入已經被提的聖殿或至聖所, 極其量只能成為賓客,不能夠成為童女或新婦。

延伸閱讀:

僅僅得救的賓客
為何不能夠取得童女和新婦的資格呢? 因為,聖所和至聖所都被提後,已經再沒有事奉的場所, 亦沒有人能夠成為聖所的事奉者。

既然沒有機會由賓客成長至事奉者, 亦意味著他們永遠不能夠成為童女,當然更無法成為新婦。 所以,最後三年半裡, 兩位毛衣人就是預表外院兩件家具, 舊約以色列人的銅祭壇,及新約基督徒的洗濯盆, 負責於三年半大災難中,傳道1260日,成為世人苦難中的答案, 提供外院兩件家具所預表的初階信仰經歷,因信稱義及浸禮, 讓留下來的人能夠成為合格的賓客。

結語:
當你閱讀《聖經》,必然也會看到《啟示錄》中七年大災難的描述,曼德拉效應的出現,彷如為全人類進入驚恐徬徨之先,作最後的警,把自以為不朽的完全震撼,把自我自恃的攻破,讓人在最後趕上得救的機會。

【補充︰什麼是曼德拉效應 Mandela Effect? 】
「曼德拉效應」Mandela Effect 是指一些人、事、物件的現實狀況,與大部分人的記憶印象不相符,但凡出現這個現象,就稱為「曼德拉效應」。 這效應名字的由來,是來自有關前任南非總統曼德拉的實際個案,正如現實所見,他於2013年離世。但是,原來早於2010年的時候就有人提出,他清楚記得,曼德拉於80年代的時候,經已在監獄中離世。提出的人能夠陳述當年自己看過的報道、葬禮的電視片段,甚至是曼德拉遺孀賺人熱淚的演講。 當這個說法提出後,竟然得到大量網民回應,表示有相同記憶。從此,當現實與人們的集體記憶出現不相符,就會被標籤為「曼德拉效應」。 


曼德拉效應早已在你我身旁蔓延⋯⋯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