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7月4日星期二

曼德拉效應專輯38︰國旗和城市名字改變了


上一集「曼德拉效應專輯37」,分析了神所創造的靈魂,在同一時間只會活在同一個空間或場景,但神所創造的場景,原來有很多不同版本。

當全世界開始同步至同一個《啟示錄》預設的場景,就會導致「曼德拉效應」的出現。

今集「曼德拉效應專輯38」,會繼續為大家分享一些「曼德拉效應」的例子,今次會分享國旗和城市名字的變動。


蘇聯國旗的「曼德拉效應」

在曼德拉效應專輯23:地球的地域和形狀改變中,專輯,已經為大家分享過現今現實中的澳洲國旗,已經出現了變動,英國徽號下的一顆星,比舊有現實大得多,與大部分人的記憶出現很大分歧。

曼德拉效應專輯31︰洛杉磯是Los Angelas還是Los Angeles?中,則提及此外,美國第二大城市洛杉磯的英文名字,在舊有現實中,串法是Los Angelas,以as為結尾,但現今的新現實中,已經改為Los Angeles,以es為結尾。

除了以上澳洲國旗的例子,原來前蘇聯的國旗,都已經在歷史上改動了。雖然前蘇聯於26年前的1991年,早已因內部政治動盪而倒台,分裂成今天以俄羅斯為首的多個東歐國家。

但蘇聯解體前,長達70年的統治中,一直對世界政治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,各方面都足以與美國為首的歐西國家聯盟分庭抗禮,所以,當時代世界各地的人,可說是每星期,甚至每天,都能夠在電視新聞上看見蘇聯的新聞和國旗。

然而,前蘇聯的國旗已經因為「曼德拉效應」出現了變動。

首先,與大家玩一個遊戲,你的記憶中,左圖和右圖的前蘇聯國旗,哪一張是正確的呢?左邊?還是右邊呢?是左邊,全紅色,只有一把鐮刀和錘子交疊的標誌?

還是右邊,在鐮刀和錘子交疊的標誌上,另有一顆空心五角星呢?

大家請用數秒時間想一想。開估了,答案是右邊的一幅,前蘇共標誌的上方,還有一顆空心五角星,

才是現今現實中,真正的前蘇聯國旗,奇怪嗎?現今現實的這一幅前蘇聯國旗,明顯與很多人的記憶不同,多了一顆空心五角星,變得非常突兀古怪。

當你現在嘗試在網上搜尋前蘇聯的國旗,就會發現所有官方圖片、照片或影像,都已經全部多了一顆空心五角星。

但是,當你在網上搜尋前蘇聯的漫畫,或曾出現過前蘇聯國旗的電子遊戲,都會發現與現今很多人腦海中的記憶相符,很多版本左上方的前蘇聯標誌上,並沒有這一顆空心五角星。

例如︰1990年代初期,著名電子遊戲「街頭霸王第二代」,有一位前蘇聯摔角手的角色,所以遊戲會出現前蘇聯的國旗。

但古舊版本的「街頭霸王第二代」,無論地圖或遊戲結束的「爆機」畫面中,前蘇聯國旗都明顯與現今改變了的現實不相符,並沒有一顆空心五角星。

另外,以前的政治漫畫中,前蘇聯國旗都只有鐮刀和鎚子交疊的標誌,並沒有空心五角星。

請看看以下政治漫畫的例子。




著名樂高玩具Lego,其中一個場景也有前蘇聯國旗,同樣是沒有空心五角星。

明顯,前蘇聯國旗已經被「曼德拉效應」改動,加了一顆空心五角星,與大部分人的記憶都不同。而時間修復現象亦已經出現了,歷史聲稱,前蘇聯國旗自1923年開始已經有這顆空心五角星。

在此,大家再次看見與錫安教會有關的共同信息數字1923,不單是數字923的共同信息,

亦是錫安教會同期拍攝三齣福音電影名字的共同信息,《第一幕‧劇終》、《九月和弦》以及《23英里外的貝殼》,組成數字1923。


日本橫濱的「曼德拉效應」
此外,本集會為大家分享另一個「曼德拉效應」例子,就是日本毗連東京首都的城市橫濱。

現在又考考大家的記性,還記得橫濱的英文名字,究竟是Yokohoma,還是Yokohama 呢?

我再讀一次,橫濱的英文名字,究竟是Yokohoma,還是Yokohama呢?

用數秒鐘時間想想?你的記憶中,這個英文字的串法是怎樣的呢?結尾是homa,還是hama呢?

現在開估了,按照現今的現實,原來橫濱的英文名字,已經變為Yokohama,這一點與世上很多人的記憶都完全不同。

尤其是一些車主,都會記得一個以橫濱市命名的汽車輪胎品牌,無論名稱和讀音,都是Yokohoma,而不是Yokohama。但現今的現實,這個汽車輪胎品牌的名稱已經由Yokohoma變為Yokohama。

所以,橫濱市的英文名稱,已經被「曼德拉效應」改變了,並且連同以橫濱市命名的汽車輪胎品牌,都一併改變了。

當我們在報紙上搜尋homa字尾的Yokohoma,會發現有大量新聞和報紙印著Yokohoma。

進一步證明,在很多人的記憶中,橫濱的英文名字,曾經是Yokohoma,而非Yokohama。

例如︰1868年10月22日的新聞、1923年9月1日的頭條新聞、1974年7月17日的廣告,以及2000年3月10日的廣告,全部都將橫濱寫為Yokohoma。




但橫濱的英文名稱,對部分錫安教會的弟兄姊妹而言是別具意義,因為錫安教會電影部拍攝的福音電影《封心鎖》,曾在2008年參加日本《TVF東京錄像作品節》,並得到「優秀作品獎」。

2009年3月1日,錫安教會電影部派出一行五人作代表,前往橫濱市Landmark Plaza參加頒獎典禮。

有份出席的電影部創作總監吳志雄弟兄Vessel,非常深刻記得橫濱以前的英文串法必定是Yokohoma,而不是現今改變了歷史的Yokohama。

以下是電影部創作總監吳志雄弟兄Vessel的錄音文字摘錄:

在2008年的時候,電影部將幾部作品參賽,參加TVF錄像作品展。在2009年初的時候,我們就收到大會主辦單位,即JVC通知我們《封心鎖》得獎,而且到JVC的日本總部,即橫濱市領獎,整個頒獎禮(Event)將會在橫濱市的Landmark Plaza舉行。我想與很多人一樣,這是一件開心的事,對嗎?

開心的時候,我們很多時會說⋯⋯譬如:「首爾,我來了!」「東京,我來了!」(即以前)這件事(case)我們當然也會很開心。你知道的,如果你說:「橫濱,我來了!」那很沒新意,所以,我們通常也會說:「Yokohoma,我們來了!」沒錯了!本身Yokohoma是一個挺著名的輪胎品牌,所以,我們對這名字也有認識,再加上這字並不難拼、不難寫、也不難讀,所以我們就會更深刻。

特別是當時JVC給我們的電郵(Email)、文件,全部上面都會標明到Yokohoma的Landmark Plaza參加頒獎禮。所以在那段期間,無論你向別人說,或者你的電郵(Email)、文件、通訊、短訊等,在那段時間,這個字差不多接近罰抄一般,寫過很多次、說過很多次。

再加上,當我們到達Yokohoma的Landmark Plaza時,你很自然又會拍照,諸如此類,即是這個字你會看見很多次。直至近這星期,開始分享「曼德拉效應」後,很偶然的機會下,我們發現這個字也改變了。

我想與大部份人一樣,你很自然會尋找當時的照片、電郵(Email),也發現全部都改變了。我想這個大家經歷過,你也會意識到一定會改變。結果,你找到的都已改變了。總之,我們現在能夠找到的,現存這件事(case)的所有記錄,都經已剩下Yokohama的新寫法了。


結語

所以,我們可以見到,「曼德拉效應」是可以直接干涉歷史的軌跡,而且是國家層面級數的改變也能輕而舉改寫,所以,能夠做到這一切的,其權柄能力必然是達至以前提及的時空穿梭的新婦級數,甚或由神親自執行,可以明白到,其實世界已經進入鑄模的最終階段,而我們需要認知,在現實不再現實的當下,我們應當真正把握的人生意義是什麼?


什麼是曼德拉效應 Mandela Effect?

「曼德拉效應」Mandela Effect 是指一些人、事、物件的現實狀況,與大部分人的記憶印象不相符,但凡出現這個現象,就稱為「曼德拉效應」。 這效應名字的由來,是來自有關前任南非總統曼德拉的實際個案,正如現實所見,他於2013年離世。但是,原來早於2010年的時候就有人提出,他清楚記得,曼德拉於80年代的時候,經已在監獄中離世。提出的人能夠陳述當年自己看過的報道、葬禮的電視片段,甚至是曼德拉遺孀賺人熱淚的演講。 當這個說法提出後,竟然得到大量網民回應,表示有相同記憶。從此,當現實與人們的集體記憶出現不相符,就會被標籤為「曼德拉效應」。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