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0月7日星期六

電影《星際啟示錄》與拉撒路計劃


電影《星際啟示錄》最核心的伏線,正是「拉撒路計劃」"The Project of Lazarus"。如果沒有這個計劃,男主角就無法參與拯救全人類的定命,以時空穿梭方式與身處時間流的自己溝通,留下共同信息,最終成為全人類的答案。 而「拉撒路」這個名字,就是出自約翰福音11章,主耶穌叫拉撒路從死裡復活的事蹟。


約翰福音11章和啟示錄11章的關係
原來,約翰福音11章是指向啟示錄11章,兩者遙遙相對,是神刻意隱藏的重大奧秘!但有甚麼證據,證明這兩卷書是相關、可以互相對比呢?






其實,主耶穌叫拉撒路從死裡復活的神蹟,發生在約翰福音10至11章的修殿節,主耶穌是按著神設下的時間表,於修殿節叫拉撒路復活,成為預示世界末後的活劇。因為修殿節是預言世界末後,神屬靈的聖殿即新婦教會終於鑄造完成,神會收貨,將合資格的新婦和童女被提到天上。

所以,神藉著拉撒路復活的事蹟,預示世界末後,所有合資格的聖徒,都要像拉撒路從死裡復活,被提到神的國那裡去。

啟示錄11章亦預言,到了末世,神的殿即教會已經建成,神量度收貨、教會被提,世上只留下未符合資格的毛衣人,即兩個見證人,以補考方式傳道1,260天,接續最後傳揚福音的工作。

對比約翰福音11章及啟示錄11章,就明白電影《星際啟示錄》「拉撒路計劃」,這些共同信息背後的真正用意,因為「拉撒路計劃」預示了這兩卷書的關係。






《星際啟示錄》與「拉撒路計劃」的其中一舍情節

  

《星際啟示錄》與「拉撒路計劃」的隱藏信息
首先,約翰福音11章記載主耶穌在修殿節所行的事,修殿節是一年節期的結束,是最後的節期,亦是啟示錄11章所預言的時空,就是屬靈聖殿,即新婦教會被鑄造完成,神量度屬靈聖殿,認可及收貨的時間,就是世界的末日。




神藉著以色列人全年的節期,預言神於全人類歷史鋪設的救贖計劃,所以,修殿節是整個救贖計劃的最後部分,透過主耶穌在修殿節叫拉撒路從死裡復活的神蹟,如電影《星際啟示錄》劇情中,「拉撒路計劃」的名字,預示到了世界末日,神認可聖殿之後,就是死人復活、教會將被提,神接收歷代所有符合資格的聖徒靈魂,這正是啟示錄11章1至2節的預言和記載,而且啟示錄11章的結束,同樣明證存放於至聖所的約櫃,已經被提在天上。
   
所以,可以肯定一點的是,同樣由使徒約翰所寫的約翰福音和啟示錄,必定有關連,而且兩卷書的第11章都是遙遙相對,是一套關於世界末日的完整信息。

第二, 神透過約翰福音11章,主耶穌在修殿節所行的事蹟,解釋和預言啟示錄11章的景況。又例如︰第一點,約翰福音11章記載主耶穌叫拉撒路復活的神蹟裡,雖然拉撒路復活了,但事件卻顯出他兩位姐姐馬大和馬利亞的不信,耶穌為她們的不信及懷疑而哭了。

同樣,啟示錄11章預言未及格和仍然不信的基督徒,如馬大和馬利亞兩姊妹一樣,在教會被提後,成為兩位見證人,繼續留在地上補考,直至滿足神的標準和要求。

第三,約翰福音11章記載,舊約信仰的以色列人與拉撒路兩位姐姐,都是等待主耶穌回來叫死人復活。啟示錄11章亦一樣,記載眾聖徒一直等待主耶穌回來,叫死人復活,然後被提。甚至,兩個見證人被殺後,亦是等待主耶穌回來叫他們從死裡復活,對他們說:「上到這裡來」,然後被提。

第四,約翰福音11章記載,新約時代開始前,透過外院的銅祭壇和洗濯盆,顯示了兩種最基本的信仰,
屬於僅僅得救的賓客級數,是信仰最基本的入門。正好對比馬大和馬利亞,只擁有外院的信仰經歷,只認識獻祭、認罪悔改、因信稱義、憑良心行事,等候救主的出現,這種信仰是停留在會眾的杏樹杖,根本未進入聖所或至聖所領域,未符合事奉者的杖和新婦的杖的級數。
  
同樣,啟示錄11章預言了兩個見證人,信仰只達到外院的兩件家具,就是銅祭壇和洗濯盆。因此,兩個見證人所行的神蹟「有火從他們口中出來」和「將水變血」,正是這兩件外院家具的特徵,分別是銅祭壇,祭司藉金燈臺的火燒盡祭壇上的祭牲,與及洗濯盆,祭司洗淨獻祭時染污的血,令洗濯盆的水變成血。


洗濯盆



這就是約翰福音11章及啟示錄11章的共通點,兩者是一套既完整,又遙遙相對的教導。 

第五,兩卷書都提及世界末日的時候,神會叫死人復活。 約翰福音11章記載,馬大相信世界末日時,叫死人復活是必然發生的事。當然,啟示錄11章記載屬靈聖殿被提和兩個見證人復活,亦必然是世界末日發生的事件。

第六,約翰福音11章記載,拉撒路死後三天,於第四天復活,原來,當主耶穌知道拉撒路生病時,知道這病不至於死,是為了完成神藉著修殿節所預言的計劃。結果,主耶穌刻意不趕去拉撒路那裡,並且按著神預定的時間表,等到拉撒路死後三天才到達,因為以色列的時間,黃昏就是另一天,是新的一日,所以,過了三天半,到黃昏就是第四天,由此可知,主耶穌是在第三天半叫拉撒路復活。

啟示錄11章同樣記載,兩個見證人被殺後,過了三天半,即黃昏之後的第四天,神才叫他們從死裡復活,顯然,神是刻意等三日半才讓兩個見證人復活。

神並非第一時間叫他們復活,而刻意等三日半,藉此表達神對他們的觀感,是同樣悲歎,是「不見棺材不流眼淚」,兩個見證人實在已經枉過了一生,只是僅僅得救,未能成為永恆的新婦和童女。





預示曼德拉效應於末後時代的出現
最後一點,主耶穌在約翰福音11章41至42節的禱告,是來自以賽亞書65章24節,他們尚未求告,我就應允;正說話的時候,我就垂聽。這段經文的下一節,以賽亞書65章25節,就是原文聖經中,最出名出現曼德拉效應的經文,由舊現實「獅子必與羊羔同食」,變為新現實「豺狼必與羊羔同食」。當然,另一節出現了曼德拉效應的經文,就是以賽亞書11章6節,由舊現實「獅子必與綿羊羔同居」,變成新現實「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」。




顯然,約翰福音11章預言,末後將會是發生曼德拉效應的時代,即是啟示錄的時代。所以,主耶穌在約翰福音11章禱告時,刻意引用了聖經中最出名發生曼德拉效應的經文。為了提示我們:到了修殿節真正應驗的時代,必然會發生曼德拉效應的驚人事件。

因此,約翰福音11章記載主耶穌的所有事蹟和經歷的節期,都是對應啟示錄時代的時間表,約翰福音11章及啟示錄11章,是描述同一件事的對比。主耶穌是刻意等拉撒路死去後,再按著時間表遵行一個活劇,讓拉撒路復活,成為一個預示世界結束的活劇和預言,連一日也不偏差。假如主耶穌早到,拉撒路仍未死去的話,所有時間表就不對了,所以,主耶穌是刻意等拉撒路死後三天才出現,對應及吻合啟示錄11章,讓兩者形成一個明顯對比。

總結
事實上,整本聖經只有一處記載拉撒路復活,就是約翰福音11章。同樣地,當新婦被提,時空穿梭,就是啟示錄11章神接收聖殿的時間,對應約翰福音11章描述和預言的時間。可見,拉撒路復活的事件,就是描述我們現正身處的星際啟示錄時代。

相關文章:



參考連結:



沒有留言:

發佈留言

注意: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。